首页 | 明星 | 综艺 | 电影 | 电视 | 音乐 | 娱乐视野 | 小编观娱 | 视频播报 | 特别策划 | 娱乐不是圈
鲁网 > 娱乐八卦 > 星闻 > 港台新闻 > 正文

金庸女儿解密父亲晚年生活 告诫子女人贵在有自我

2018-10-31 15:12 来源:成都商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2012年3月,金庸小女儿查传讷曾接受了成都商报独家专访,这也是她首次接受内地媒体独家专访。查传讷向成都商报读者讲述一代大师金庸温暖的晚年家庭生活、与儿女们的相处之道,以及那些惊心动魄的武侠小说创作细节……

  (本文来源成都商报)今天,一代武侠小说大师金庸逝世。金庸女儿查传讷以一句“多谢关心,恕不接受采访”,谢绝一切采访。

  然而女儿眼中的父亲究竟是什么印象?

  在《神雕侠侣》中,金庸笔下的小龙女留给世界惊世之美,倪匡曾报料“小龙女”原型就是金庸的小女儿查传讷。

  庆幸的是,2012年3月,金庸小女儿查传讷曾接受了成都商报独家专访,这也是她首次接受内地媒体独家专访。查传讷向成都商报读者讲述一代大师金庸温暖的晚年家庭生活、与儿女们的相处之道,以及那些惊心动魄的武侠小说创作细节……

▲金庸与女儿的合影 (图片来自金庸女儿微信朋友圈)

▲金庸与女儿的合影 (图片来自金庸女儿微信朋友圈)

  谈父亲

  父亲告诫我:人贵在有“自我”,独立自主

  父亲常常叮嘱我,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不要模仿他,人,贵在有“自我”,独立自主。

  成都商报:金庸先生最近身体如何?有没有外出的活动?去年你说过金庸从早到晚都在看书,还会趁大家不去影院的时候看电影。他现在仍然保持这个习惯吗?

  查传讷:在此,我想代父亲多谢你们广大读者们的关心。父亲年纪不小了,可是脑筋甚灵活。他在洗手间里甚至放了一套《资治通鉴》,阅读间更是放了一本本有关国家大事的时政杂志,闲时他喜欢和九段职业围棋高手一较高下……智慧不容置疑。

  不过,他身边的老朋友们一个个先他离去,所以他没有太多可以倾诉的对象,这是事实。“细妈”(“细妈”林乐怡是金庸第三任太太。因为父亲娶林乐怡女士之时,查传讷的母亲尚在世,所以不能唤她作‘后妈’)有时会和老父二人出外看戏,在非繁忙的时段。

  成都商报:虽然是一代武侠小说宗师金庸的女儿,但你一直很低调。现在似乎过着隐居的生活,这个和你父亲有关吗?

  查传讷:以前的生活比较简单,父亲拥有爱戴他的读者,查家不需要另一个小说家;我和你们一样,心里万分倾慕金庸,不同的只是:我乐于做大侠膝下的一个小女。

  成为讲故事高手,素来不是我的梦想。打从我懂涂鸦开始,整天嚷着父亲去找一支魔法笔给我,好让我把画得丑丑的小动物都变得活生生的。终于,父亲拿我没法子,叫我替他打理锦鲤鱼池,把癞蛤蟆都一一赶上岸。

  隐居大概是形容文人弃官场归故里之意。只可以形容我一直非常低调,因为我知道自己尚有很多可以改善的地方,希望他日能够在父亲有生之年,踏足国际舞台。俗话说: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。

  金庸最喜爱吃川菜里的东坡肘子

  成都商报:不少媒体报道金庸儿女们都没有从事写作,金庸先生会不会感到遗憾?

  查传讷:父亲三番四次,在“细妈”、我的丈夫面前,对我说,我以你为荣。外人怎样报道,怎样形容,我也懒于理会,也不要解释。

  父亲常常叮嘱我,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不要模仿他,人,贵在有“自我”,独立自主,自己管掌命运,努力上进。金庸的儿女们都没有从事写作事业,可是传字辈有一个从事艺术的人。写作和绘画一样,也是艺术,不是吗?

  成都商报:都知道金庸现有三个子女,能不能聊一下你的兄弟姐妹查传倜、查传诗的近况?

  查传讷:(查)传诗排行最大,移居加拿大温哥华,育有三个子女。(查)传倜现居深圳,专注饮食事业。现在我们三姐弟各自有自己的生活圈子。童年时同桌吃饭,长大了各自修行,这或许是一种遗憾。不过,人生无常,我自小早已明白了。上天对我很公平,我有了这些就没有那些,上天赋予我的必有其原由。我不能住得离老父太远,婚后这些年也和他住得比较近,方便照顾家父。

  成都商报:听说金庸最喜爱吃川菜里的东坡肘子这道菜?

  查传讷:其实,凡是那种看起来弹性十足的富含胶质的美食他都喜欢,比如我们广东菜里的“白膏”,比如肘子,甚至包括海参。

  我的二哥传倜很懂得美食,我可没有他那么丰富的美食阅历。有许多朋友形容过我,说我不太懂享受,每天只懂画、画、画,没有其他……

  谈武侠

  父亲笔下郭襄是我最爱

  我最喜欢金庸笔下的郭襄,我觉得自己最像她了。什么都懂点皮毛,足矣!

  成都商报:平时和父亲在一起时,查先生会和你们探讨关于武侠的话题吗?你最喜欢哪一个武侠人物?为什么?

  查传讷:父亲很欣赏自己的作品,每每翻阅之,也会笑眯眯地说,写得真的好!

  “探讨”这二字,口吻像高考试题,或金学研究学者常用的字眼。我从小就有机会接触文化界雅士和众多大导演,父亲平日话语不多,倒是他们在一起时很爱争相谈论小说的情节。

  我最喜欢金庸笔下的郭襄,我觉得自己最像她了。什么都懂点皮毛,足矣!如果最终可以成一派宗师,更不错啦!为什么是她,不是小龙女?郭襄属于金庸着墨不多的人物,发展空间较大。

  成都商报:电视上经常播出金庸的武侠剧,你们喜欢吗?最满意的一部是哪一部?你认为是否拍得和小说贴近?

  查传讷:我有严重的“电视剧障碍症”,无法“坐定定”(坐不住)。每每欣赏任何电视剧集,总是无法集中精神。奇怪啊,戏院里上映的,倒是可以很沉着地观赏。

  至于你问的最满意、最好、最贴近的一部,就留给金庸迷们去探究吧!现阶段,我不懂得去形容。或许将来可以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!

  成都商报:金庸先生塑造的主角经常会在几个女性之间徘徊,是否和他的个人经历有关?

  查传讷:试问,谁人不想有更多的选择?孔雀开屏求偶,雌雀外表平凡,所以一雄拥数“妻”。雌雄难辨的,多奉行一夫一妻制。男人有魅力,才会迷倒天下间的女人。

  成都商报:你画画也是搞艺术创作,父亲的小说也是艺术创作,这点是否是受父亲影响,如果有可能,你会不会创作一些和金庸武侠有关的美术作品?

  查传讷:金庸的小说已有别人为他画插图了,我再画会变得画蛇添足。倪匡先生曾建议,把全部小说都翻看一次,你最有资格去画你爸爸的小说人物。其实说实话,作为大侠小女,我承认,心理压力不少。

  成都商报:你为了推广金庸武侠具体做了些什么事情?你自己喜欢的艺术创作是什么风格?

  查传讷:说没有做,是假的,不过这涉及能力问题。我酷爱画人物,不过武侠小说如果以油画物料表现,相较现代映画,有很多限制。人们都跑去影院看戏,我凭什么吸引别人看我的平面艺术?打破框架,很重要。正如韩国艺术家李二男的电子版中国四季山水,他的作品很打动人,没有文字解释……这些就是艺术了。

  成都商报:对和金庸同时期同名气的古龙、梁羽生等武侠大家,你有什么评价?

  查传讷:论辈分,我哪里有资格去评价他们!想也没想过,能够成为武侠已非易事,更不要说一代宗师了!好像坊间没有速成班或补习班教写长、短篇小说的吧?为什么呢,我认为创作是需要有很大勇气的事情,它要求把身体里所有的欲望,全部注入一个个理性经营的人物角色,又要顾及大小场景、历史背景、故事发展……不容易啊!

  成都商报:去年你在香港地区举办个人画展,为香港贫穷的弱听儿童筹钱买助听器。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时,你也曾参与捐款,你是否经常参与公益活动?这一点和金庸小说中的“侠义”契合,是否受到父亲小说影响,还是父亲从小对你的言传身教?

  查传讷:做善事,很自然的。没有受什么人影响,我只是普通人,以平常心,在能力范围内去做喜欢的事。

  成都商报:倪匡先生曾说你就是金庸笔下的“小龙女”原型,你怎么看?

  查传讷:哈哈,我也不会“打功夫”,潜水、帆船、游泳倒是懂一点点。

  记者 谢礼恒


责任编辑:宋莉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