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明星 | 综艺 | 电影 | 电视 | 音乐 | 娱乐视野 | 小编观娱 | 视频播报 | 特别策划 | 娱乐不是圈
鲁网 > 娱乐八卦 > 星闻 > 大陆新闻 > 正文

文牧野赞《最美表演》白宇:他的偶像气质不塑料

2018-12-26 10:34 来源:新浪娱乐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《我不是药神》上映后,白宇曾经在网上发过一个对口型视频,BGM是《药神》开篇的印度歌曲。文牧野因为这个搞笑视频认识了白宇。合作下来,文牧野不吝称赞:“首先他是个演员…再有,他有很多演员身上没有的偶像气质,然后这种偶像气质又不是很塑料,很结实。”

文牧野

文牧野

 

  拍摄完成后,我们在片场的角落逮到了导演文牧野。他已经背好了双肩包,准备走人。见还有采访,就把包放下,等我们布置灯光。

  如果没人告诉你,你可能猜不出,这是今年华语电影最闪亮的一颗新星。今年7月,他的长片处女作《我不是药神》(以下简称《药神》)上映,因商业、文艺兼具,不仅收获好口碑,票房更是一举突破30亿,堪称最卖座的新导演。在刚刚过去不久的金马奖上,他还从张艺谋手中接过“最佳新导演”的奖杯,前途无量。

  谈及《药神》,文牧野这样说到:“(它)确定了我的风格,和我想要做的电影。”这种电影,用他的话说,是“共性”和“个性”的有机统一,“在国内既有观众喜欢,又符合我们作者性的东西”。

  这也体现在他喜爱的导演身上。在文牧野心中,有三个导演被“奉若神明”:一个是墨西哥导演亚历桑德罗·冈萨雷斯·伊纳里图,一个是斯皮尔伯格,另外一个就是金马奖同坐一个沙发就连连表示“足矣足矣”的李安。在他看来,冈萨雷斯更偏向个性,斯皮尔伯格更偏向共性,李安恰恰是介于二者之间。

  文牧野说,他从不标榜自己多么特立独行,因为在他看来,个性中本来就有很多和共性重合的地方。这一点也体现在《药神》的创作中,“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我想要的,那都是我的个性。只是说,有一些个性自然而然就是共性的东西。”那万一出现二者不吻合的情况呢?文牧野说他会毫不犹豫选择“个性”,“我肯定是想拍自己想拍的东西”。

  谈及日后的目标,文牧野说:“我的目标很简单,就是成为一个导演,拍让人看到感动和有希望的电影,可能一辈子都是这样。”至于能不能成为艺术家,他说那是后来人的定义,自己现阶段不会去多想,“(就是)埋头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好好做好,一心一意的做好”。

  这种“匠人”精神也体现到这次《最美表演》的拍摄中。这次的短片围绕一个急救医生,只有有七八个镜头。不过,文牧野精益求精,反复尝试直到满意为止,拍摄时间也比原定计划延后了将近两个小时。合作演员白宇开玩笑说,这次一共拍了50多遍,是他职业生涯为止NG最多的一次。

  不过,在打磨的过程中,两人也有了进一步的认识。《我不是药神》上映后,白宇曾经在网上发过一个对口型视频,BGM是《药神》开篇的印度歌曲。文牧野因为这个搞笑视频认识了白宇。合作下来,文牧野不吝称赞:“首先他是个演员…再有,他有很多演员身上没有的偶像气质,然后这种偶像气质又不是很塑料,很结实。”

  问及接下来有无机会合作长片,文牧野的“较真”精神立马上线。他表示一切要以剧本为主,“你的剧本里面的角色,哪些演员更合适他,那就一定要选合适的那个”,“最重要的不是说哪个演员好,或者哪个演员红”。

  谈最美表演

  白宇是一个演员 他的偶像气质不塑料

  新浪娱乐:首先问一下导演对这次短片主题的理解?

  文牧野:短片是一个小品吧,或者一个片段。这个短片应该就是一个半小时的生活片段,如果一定要说主题的话,就是一个医生救人的时候的状态,从职业,从坚硬或者焦虑到柔软的一个状态,这个柔软来自于一个母亲打的20个未接电话。

  新浪娱乐:我们的主题“最美表演”,在你心中,你觉得什么样的表演可以称之为最美表演?

  文牧野:真实就是。

  新浪娱乐:提到“最美表演”这四个字,你脑海中有没有一个让你印象特别深刻的表演?

  文牧野:我觉得有好多,没有办法单拿出来,有很多很多印象都特别深刻。

  新浪娱乐:演员的表演,导演的作用不可替代。你怎么看待演员和导演之间的关系?

  文牧野:相互依赖。作为导演,我有我对这场戏演员状态的理解,然后演员接收到我的理解之后会加上他的理解,在这里面大部分会是吻合的和一部分的不吻合。我们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不吻合的事情。这个时候,当然最后做决定的是导演,但导演也会听取不吻合的意见,看最终要往哪个方向走。

  新浪娱乐:这次合作跟你合作的白宇,拍摄之前你对他有了解吗?

  文牧野:我其实最早了解他是因为《药神》上了之后,片头我用了一个印度的音乐,他好像有一段对口型的小视频。后来他好像有一个电视剧叫《镇魂》,很火。(新浪娱乐:导演看过吗?)我还没看过,但是我知道这个剧。

  新浪娱乐:合作下来,你觉得白宇是一个怎么样的演员?

  文牧野:特别好。首先他是个演员,这个事儿很重要,因为有一些可能我们不能说是演员。再有,他有很多演员身上没有的偶像气质,然后这种偶像气质又不是很塑料,很结实,这个人很有魅力。

  新浪娱乐:以后有没有打算一起合作一部长片?

  文牧野:有机会肯定希望合作,但是太快了吧,得看有没有合适的角色。最重要的不是说哪个演员好,或者哪个演员红,最重要的是一切要以剧本为主,你的剧本里面的角色,哪些演员更合适他,那就一定要选合适的那个,这个很重要。

  职业导演 vs 艺术家

  我的目标是做一个职业导演

  新浪娱乐:因为《我不是药神》一鸣惊人,前不久你还在金马拿了最佳新导演,现在回过头想想,你觉得这部电影对你的职业生涯有什么样的影响?

  文牧野:《我不是药神》确定了我的风格,和我想要做的电影,是在国内既有观众喜欢,可能又符合我们作者性的东西。这个是得到了印证,我会更坚定地走下去。

  新浪娱乐:如你刚才所说,《我不是药神》备受肯定的一点,在于保证商业性的同时留存了作者性。不过,想要平衡二者并不容易。你有过这方面的困扰吗?

  文牧野:我是觉得世界上所有的事儿都是一样的,它一定是此消彼涨。电影,我觉得也差不多,确实像你说的有一个平衡性在那里,商业性和所谓的个性,我管它叫共性和个性,共性越多肯定个性越少,它是一个此消彼涨的关系。但是我不会纠结,因为是我拍的,至少从《药神》角度来说,所有的东西都是我想要的,而且那都是我的个性。只是说,有一些我个性中自然而然的就是共性的东西,那是巧合。不是说个性一定就是大家都特别不喜欢的,反而不是,你会发现咱们说很红的影星,反而他的个性是好多人很喜欢的个性。所以个性有时候和共性是吻合的,当然有些个性是跟共性不吻合的。

  新浪娱乐:遇到这种不吻合的时候,你会怎么办?

  文牧野:我会坚持,我肯定是想拍自己想拍的东西。

  新浪娱乐:你曾在采访中说过,要做一个职业导演,至于能不能成为艺术家,将来再说。你怎么理解和区分“职业导演”与“艺术家”?

  文牧野:我的目标不是成为艺术家,就想当导演,拍电影就可以。(艺术家的话,)关键是你怎么定义艺术家,做寿司做一辈子,他就是艺术家。小津二郎不是有一句话嘛,他说,我就是一做豆腐的,我做一辈子豆腐。我认为“艺术家”是“匠人”,这是我的认知,真正的艺术家是埋头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好好做好,一心一意的做好,而不是想艺术家的事情。所以我其实很简单,我要做一个职业导演,把自己的导演工作做好,把自己的生活过快乐,至于能不能成为艺术家,不是我自己标榜,是人家说的,是别人后来可能说他好像可以算是一个艺术家。我的目标不能说要成为一个艺术家。我的目标很简单,就是成为一个导演,拍让人看到感动和有希望的电影,可能一辈子都是这样。

  新浪娱乐:你有没有特别欣赏的导演?

  文牧野:李安导演。宁浩导演不用说了。还有一个叫冈萨雷斯(亚历桑德罗·冈萨雷斯·伊纳里图)的,拍《通天塔》,还有斯皮尔伯格,这几个是我奉为神明的导演。

  新浪娱乐:他们身上,如你刚才所说,共性和个性的组成都不一样?

  文牧野:比如说冈萨雷斯应该是偏个性导演。斯皮尔伯格肯定是共性更多一点,李安导演是介于他们中间。宁浩导演也是介于中间,可能再偏共性一些。我确实是比较喜欢共性和个性都有,那叫作者型的类型电影,类似于诺兰、昆丁,都是属于作者型的类型电影,韩国的奉俊昊、朴赞郁的都是作者型的类型电影,就他们的片子是可以卖的。

  未来计划

  目前有三四个项目在写 不排斥别人的本子

  新浪娱乐:《我不是药神》之后大家都很关注你的下一部作品,之前你也透露过,下一部作品依旧是现实题材,现在大概什么进度了?有没有更多的内容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?

  文牧野:还是跟我之前的编剧合作,几个人一块写,但是还得一年半载,得调查,得推翻再来,一遍又一遍。

  新浪娱乐:《药神》里你和宁浩、徐峥两位老师被称为“两弹一星”,后面这个项目会考虑继续合作吗?

  文牧野:剧本是一个孤独而漫长的过程。这次还没有到那一步呢,就是先把剧本写完了。《药神》也是先把剧本写完了,才确定是谁来演,谁来做这个事情。

  新浪娱乐:你刚说写剧本是一个孤独又漫长的过程,你一般怎么消解这种创作中的孤独?

  文牧野:睡觉,第二天再想。

  新浪娱乐:你会经常出现这种状况吗?

  文牧野:会的,就是累了嘛,想的时间太长,然后就第二天再想别的变化。你不可能一直把自己憋死,有些可能情节上过不去的地方,你就要多讨论,找人聊。(新浪娱乐:不会钻牛角尖?)多数情况下都是,想想想,算了,不想了,然后第二天早晨起来,“哎,想明白了”。好多人都是这样。而且你会发现很多编剧都是,今天晚上硬着头皮写,写了第二天早上发现,昨天晚上从八点钟一直写,到第二天早上凌晨的东西都是垃圾。人永远都是在最清醒、最快乐的时候想出来的东西是最好的,绝对不是困惑期。

  新浪娱乐:这次的新故事依旧是现实题材?

  文牧野:对,现实题材,不过现在还不能说,因为也不确定,同时在写三四个,也不确定做哪个,看哪个成熟了就做哪个。

  新浪娱乐:一般这种现实题材,你都是从哪儿获得的灵感?

  文牧野:我自己首先是看新闻,有一些新闻软件,我看社会新闻。

  新浪娱乐:所以这几个现实题材也是从那边得到的灵感?

  文牧野:也不能说,有一些是从其它的渠道,我听人讲这个事儿,我看过新闻啊,自己凭空想的啊,这都有。

  新浪娱乐:刚说到同时有三四个在进行?那还挺多的?

  文牧野:我听说过的宁浩导演同时有十几个在进行,十几组啊,这就是导演的工作方式。很正常。

  新浪娱乐:《药神》打开市场以后,会不会有更多别人的本子找上门,你会考虑吗?

  文牧野:我的习惯是,无论有没有现有的故事,拿过来我自己肯定都是再写一遍。它必须要进作者性,无论是什么样的。我不拒绝那些,但还是会自己写一遍。接下来这几个故事都是自己之前就已经想好了,现在是一个一个根据自己的计划在走。

  (安东/文 王远宏/摄影)


责任编辑:宋莉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