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明星 | 综艺 | 电影 | 电视 | 音乐 | 娱乐视野 | 小编观娱 | 视频播报 | 特别策划 | 娱乐不是圈
鲁网 > 娱乐八卦 > 电影 > 外语电影 > 正文

《花木兰》导演上影节携新片畅聊迪士尼工作经历

2017-06-21 14:50 来源:新浪娱乐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在以中国文化为背景的好莱坞动画电影中,《花木兰》占据着里程碑式地位。这部迪士尼大师级作品的导演托尼·班克罗夫特不仅参与制作过《美女与野兽》、《阿拉丁》、《精灵鼠小弟2》等广为人知的动画片,还是1992年奥斯卡奖作品《狮子王》的动画总监,一手创造了豪猪彭彭的经典形象,并获动画界公认最高荣誉“安妮奖”最佳导演奖。

  新浪娱乐讯 在以中国文化为背景的好莱坞动画电影中,《花木兰》占据着里程碑式地位。这部迪士尼大师级作品的导演托尼·班克罗夫特不仅参与制作过《美女与野兽》、《阿拉丁》、《精灵鼠小弟2》等广为人知的动画片,还是1992年奥斯卡奖作品《狮子王》的动画总监,一手创造了豪猪彭彭的经典形象,并获动画界公认最高荣誉“安妮奖”最佳导演奖。

  在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动画片单元中,托尼·班克罗夫特受邀成为评委,并担任动画片单元主席。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第二天,他从美国远赴上海,带着自己即将上映的新片《神奇马戏团之动物饼干》,接受了在中国的首次采访。

  成为评委的托尼很兴奋,他坦言做评委给了自己一个审视作品的机会。托尼精神很好,采访全程他一直笑呵呵的,对于每一个问题都回答得极为认真。聊及在迪士尼的工作经历,他形容迪士尼是自己受过的最好的教育,自己也从沃特·迪士尼本人身上学到很多。 对于自己的新片《动物饼干》,他表示其中会有很多中国元素,让这部电影更全球化,而他本人也非常信赖中方出品人和制片人。

  谈经历:迪士尼是我受过的最好教育

  新浪娱乐:你做动画电影这么多年,从《花木兰》到《狮子王》,诞生了很多经典之作,拍出这么多经典的经验是什么?

  托尼·班克罗夫特:这些电影都是出于爱拍摄的。我做动画电影有很多年,我拍摄的是当我是个小男孩时我会想看的电影,我们没有期望过它们成为经典,但是现在人们喜爱这些电影,这对我来说很棒。

  新浪娱乐:你曾经在迪士尼工作,在迪士尼拍电影的经历是怎么影响你的?会不会对导演发挥个人风格有所限制?

  托尼·班克罗夫特:我觉得在迪士尼工作对我帮助很大,这是我受过的最好的教育,因为我热爱电影和动画,而迪士尼是行业巅峰,我从沃特·迪士尼身上学到很多关于如何创造角色、故事线等等。我在迪士尼学到的另一点是怎样打造一个能获得全球认可的故事,全世界的人都会热爱这样的迪士尼故事,因此对我来说是段很棒的教育。

  新浪娱乐:你现在是在独立工作室工作,从迪士尼跳槽到小型工作室,有什么不同吗?

  托尼·班克罗夫特:在迪士尼有很多资源,那里有资金、时间,有最棒的艺术家和最好的设施,但是在工作室的自由性更高。你的工作可以更加灵活,可以讲述更多不同的故事和想法。所以在迪士尼和在工作室各有优点,不过我更喜欢工作室,可以对我想制作的故事有更多掌控权。

  新浪娱乐:中国粉丝非常熟悉你的《花木兰》,你对中国文化很感兴趣吗?

  托尼·班克罗夫特:当我刚开始拍《花木兰》的时候,我对中国、中国文化了解很少,但在四年多的过程中,我们花了一年半的时间研究中国文化、历史、不同朝代、服装、流行,甚至是女性的发型、鞋子、桌上的茶杯,是我们的热爱和激情激发了我们研究的动力。

  新浪娱乐:以后会不会再拍一些以中国文化为题材的动画电影?

  托尼·班克罗夫特:会的,拍《花木兰》的经历让我了解了很多中国传统故事,我正在筹备一部以中国文化为背景的电影,不过我不能透露太多。当然,我也很兴奋地宣布我们已经制作了一部跟中国有关的动画电影《神奇马戏团》,这部电影将在九月上映。电影中有很多中国元素,其中一位主要的杂技演员就是中国人,里面的重要道具饼干也是来自喜马拉雅山。

  谈新片:自己喜欢把中式和美式结合

  新浪娱乐:《神奇马戏团》有什么亮点?

  托尼·班克罗夫特:故事本身是关于一个家庭的,这个家庭在得到魔法饼干之前没什么特别,但在他们得到一盒能让自己变成动物的魔法饼干后,这个马戏团就重新恢复了活力。对我来说,这是一部孩子和一家人会喜欢的电影,里面有很多幽默桥段,很多搞笑的动物。

  新浪娱乐:在拍摄有关家庭的故事时会参考自己的家庭吗?

  托尼·班克罗夫特:事实上是会的,我有三个女儿,在我创作《花木兰》《狮子王》等电影时,女儿还有我的夫人都对我产生了极大的影响。虽然我可能不会再有更多孩子了,但是《神奇马戏团》就像是我的孩子。家庭对我来说很重要,它是我人生的一部分,今天是父亲节,让我想起我的孩子,觉得很温暖。爱和家庭一直是我做动画电影想要讲述的主题,我也希望这个主题能在全世界传承下去。

  新浪娱乐:这是一部中美合拍电影,在拍摄时中美双方可能会产生想法上的不同,你是怎么处理的?

  托尼·班克罗夫特:我没有先去考虑一个问题是不是中式的或者是不是美式的,我更关心怎样能更打动人地讲好故事。我喜欢把中式的和美式的结合在一起,这让电影更全球化,更贴近人类,这也是观众喜爱的。

  新浪娱乐:拍摄《神奇马戏团》时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困难?

  托尼·班克罗夫特:是的,把一个故事搬到大荧幕总是会产生各种各样的困难,过程中总会有各种关于角色怎么设定、情节怎么推动的争论,哪种方式更好、哪样更搞笑等等,但也正是这些争论最终促成了电影的成功。

  新浪娱乐:跟中方出品方合作的感受是怎样的?

  托尼·班克罗夫特:感觉很好,有一个你可以信赖的合作伙伴是一件很令人振奋的事情。作为一个导演,我的主要精力都放在创作上,因此我很需要一个优秀的制片人来进行融资、协调、影片宣发等各个方面的调度。在我们有了搭档后,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。

  谈上海:做评委给我机会自我审视

  新浪娱乐:觉得上海国际电影节氛围如何?

  托尼·班克罗夫特:当我收到上海国际电影节的邀请邮件时我感到非常荣幸,然后他们邀请我成为动画片单元的评委主席,这对我来说有特别的意义。这次来到上海,大家对我非常大方友好。

  新浪娱乐:从导演的身份转变为评委,自己在心态上有没有一些变化?

  托尼·班克罗夫特:我很喜欢做评委,因为这给了我一个机会去回头重新审视我的作品。现在上海国际电影节有五部动画影片在参与金爵奖的竞选,我这次合作的还有来自日本、中国的评委,我会跟他们交流、聆听他们的意见,所以对我来说这也是一个很棒的学习的机会。

  新浪娱乐:你怎么看待中国动画电影市场?

  托尼·班克罗夫特:我不算太了解中国动画片产业,因为在美国我们没有太多机会欣赏到中国电影。我有听说《西游记》《大圣归来》,我觉得动画片在中国有很大的潜力,因为这里有这么深厚的历史底蕴,我也希望中国动画电影能继续成长。

  新浪娱乐:觉得这次的上海之旅如何,以后会不会更多来中国交流?

  托尼·班克罗夫特:我刚来了三天,但我很喜欢这儿。我觉得上海是个很美的城市。这里美丽的建筑让我印象最为深刻,这里的建筑非常独特,充满艺术设计感,和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都不同。我也很喜欢这里极富传统历史感的建筑设计,一些门窗的细节很中式,让我回忆起自己以前做《花木兰》时关于中国文化的研究。(奋斗乌托邦/文)


责任编辑:刘晓婧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