鲁网 > 首页 > 2014 > 高凌风血癌病逝 享年63岁 > 坚强人生 > 正文

高凌风患血癌去世 晚年孤单抗癌无人管

2014-02-18 10:26:00 来源:潇湘晨报 网友评论 0 进入论坛
患病后的高凌风无人照顾,无人家探望,曾拜托记者去帮他买内裤。当时高凌风正与前妻金友庄因房产问题闹纠纷,金友庄曾发文质疑高凌风血癌作假,让高凌风觉得很伤心,并痛批金友庄没人性。

  前几个月,患病的高凌风称要开演唱会。

  患病后的高凌风无人照顾,无人家探望,曾拜托记者去帮他买内裤。

  高凌风第三任妻子曾被拍到出轨。

  17日19点50分,台湾资深艺人高凌风因血癌逝世,享年63岁。高凌风外号“青蛙王子”,其怪异的舞台动作,无法伸直的颈部,以及经由母亲越南口音所启发的鼻音唱腔,成为当时舞台艺人争相模仿的对象,也是台湾综艺界元老级的人物,他的原唱作品《冬天里的一把火》由费翔翻唱后,红遍全中国大陆。

  2011年,有媒体报道称高凌风日因胸闷、发高烧,被送往医院急诊,检查结果他的白血球数比正常值高出20倍,经医生诊断他患的是急性败血症,恐罹“血癌”。与此同时与前妻金友庄离婚后闹翻,多次在媒体前隔空互呛,金友庄在录制节目直指他离婚前一夜情、嫖妓样样来,儿子宝弟也指他与助理有一腿,加上离婚后分产得到的豪宅其实是“超贷屋”。相比于曾经纵横台湾综艺界几十年的高凌风,人生最后3年生活过得实在辛苦。

  高凌风晚年婚姻受重创,太太车震被拍

  高凌风一生婚姻波折,3结3离6子女3孙。与第3任老婆金友庄结婚17年,育有三子女,分别是4女葛子扬(阿宝),18岁,现念大一;独子葛兆恩(宝弟),16岁,现念高一;么女葛嘉怡(宝妹),10岁,现念小四。

  2011年,高凌风妻子金友庄被拍到和神秘男在车上的亲密照,已经60岁的高凌风面临了婚姻危机。知道照片状况的高凌风在北京一夜未眠,左思右想,决定一生不看那些照片,还替金友庄辩解:“恋爱是全世界最美的,她有爱情的滋润,我应该替她高兴,我爱她不会变,我也不会理智之间,他也几番伤痛,“人真的很可怜,我最大的骄傲就是金友庄,突然一夜都没了。”之后又曾曝出金友庄疑似受不了压力而想寻短,让高凌风急到崩溃大哭,“我现在什么都不想管,我只在乎小金的安危,请大家别再咄咄逼人。”

  高龄风一再在媒体前维护妻子也不能挽回这段婚姻,不久后小金二度被拍到上了“眼镜男”的车,发现被媒体跟拍,她赶紧用棉被遮脸。最终高凌风与金友庄的婚姻还是以离婚收场,两人还撕破脸皮,彻底闹翻。

  儿子宝弟14岁流连夜店

  2012年,宝弟被媒体拍到上夜店,网友把矛头指向“父母高凌风与金友庄、 宝弟、警察与夜店管理不当”,怒批“宝弟以后可能成为陈锐、叶少爷、余祥铨第二,赶快抓去关,不然父母又要出来道歉”,14岁的宝弟混夜店,父母难辞其咎,“像野孩子一样,爸妈还不负责任教好”、“身教重于言教,父母不费心照顾、纠正,要待何时?婚姻有问题,小孩也要照顾。”

  高凌风之前曾帮宝弟发唱片,让宝弟提早进演艺圈,因此被亏是“靠爸一族”,再爆丑闻,被网友挖苦:“人还没红,已染上纸醉金迷的坏习惯”、“这些富二代、星二代,没了爹娘还能放浪生活吗”?离婚前,高金就多次为宝弟演出等教育问题争执,金友庄不愿受访,表示“小孩问题找高,宝弟很乖的”。高凌风则骄傲的说对儿子像对另一个“高凌风”,“有他,即使我生命结束也死而无憾,因我'后继有人',他的演艺工作照计划走,不受任何人影响。”

  直到2013年浙江卫视《我不是明星》节目,高凌风带病为儿子助阵,几次病倒满地打滚,似乎在挽救之前缺失的教育。

  晚年孤身抗癌,撑血癌为儿子铺路

  62岁的高凌风2012年11月发现罹患急性骨髓性白血病住院,前后已进行3次化疗,身体衰弱。而他的儿女很少出现在身边,化疗10个月后,高凌风放弃了化疗,但仍积极面对癌症。eAB潇湘晨报

  患血癌初期,院方要求家属签名,他有3名前妻、6个孩子,他与金友庄的3名孩子年纪太小,与两任前妻的小孩不常连络,他感慨人生这关头才发现自己很寂寞,但也认了,叹气说:“只能自己签,不行也没办法。”这是便已经看到了高龄风晚年景况的凄惨。

  据台湾媒体消息,高凌风自己待在病房,身边没有家人陪伴,连件内裤也没有,还拜托记者去帮他买内裤,请记者帮他办转院,好友王一明带老婆来看他,还帮他整理床铺。当时高凌风正与前妻金友庄因房产问题闹纠纷,金友庄曾发文质疑高凌风血癌作假,让高凌风觉得很伤心,并痛批金友庄没人性。eAB潇湘晨报

  13年下半年,高凌风放弃了化疗,身体状况已经到了“非常差”的程度,脸上的疱疹越发严重,从额头到鼻梁、眼睛的三叉神经都因此奇痒,所以,他不得不每晚服用抗生素。对于病痛,高凌风坦言“这辈子就这次体会到痒比痛还恐怖”,“我看着窗户,恨不得跳下去一了百了,但想到要帮儿子站台,还是打消念头”。

  但他人生的最后几个月,仍活跃在娱乐圈,频繁的上综艺节目、出书、看演唱会等。他称:“最好可以死在舞台上。”去年11月在新加坡进行人生最后的演唱会,坐轮椅开唱,他说:“会站起来扭一扭,一直坐着也不好看。”他的新书《火鸟》登上书店热销排行23名,让他喜出望外;书中谈到他过世后,骨灰想摆在已故老父旁,似乎不像他无拘无束的风格,他回应说,“不觉得回到爸爸身边挺温暖吗?”其实他别有用心,“这是透过身教让小孩重视传统孝道。”

  去年12月,浙江卫视星《我不是明星》今晚迎来总决赛。为了最后的荣耀,5位明星子女也请来了费玉清、王心凌、黄绮珊、齐豫等大牌为自己助阵。而为了支持宝弟,身患血癌的台湾歌手高凌风也不顾身体再度秘密飞抵杭州,准备给儿子一个惊喜。 谁料,到杭州后,他一度疱疹痒到打滚险些寻短。

  过年是家人团圆的日子,今年年初,高凌风年前罹血癌,化疗后自行返家,说要跟金友庄爸妈吃年夜饭,也许金友庄爸妈愿意跟他如家人,但她却没办法坐下来同桌吃饭,宁可离开。宝弟说,高凌风回家后,天天开车出门找朋友见面,宝弟感冒生病,不找高处理,由金友庄带去看诊,金友庄看高离开医院后四处趴趴走,充满无奈,她说:“如果病重,为何还四处找朋友?他人生演了很多戏,最后的戏我不陪演,我曾有过错误婚姻,但不代表我的人生就完了,每个人都该为自己负责。”

责任编辑:王海燕
凌风;血癌;抗癌;去世;婚姻